headerphoto
"But in your hearts set apart Christ as Lord. Always be prepared to give an answer to everyone who asks you to give the reason for the hope that you have. But do this with gentleness and respect, keeping a clear conscience, so that those who speak maliciously against your good behavior in Christ may be ashamed of their slander." ~ 1 Peter 3:15-16

一封书信

-------------------------------------------------------

并不是想强加在你身上我的主观,我只是想把你可能所选择的决定,及我所预见它们的将来告诉你,以便让你能清楚知道任何一个决定的代价。就像我当初跟你说的一样,这条路不好走,一旦走了就要走到底。

知道你心里清楚知道主流的教堂有很多东西似乎不符合圣经,我想在这里再次肯定它们的确不符合圣经,其中更有许多传统(包括讲道)是从不信的外邦人那处搬过来用的。说到这里,我感到非常遗憾的是,目前我还找不到一本针对现代教会论(即礼拜天教堂)而写的华文书籍。我手上所有的较精辟的资料都是英文的。如果我能找到一些由袁相忱,王明道肇笔或倪柝声写的“一个正常教会生活”(我们有的是‘一个正常基督徒生活’)的话,我一定第一时间买回来让你参考。

也想尝试借着这封书信,让你看见上帝对于教会的旨意。

初神造人乃是希望人能与神共享那圣爱,谁知亚当与夏娃犯了罪,被迫离开伊甸园。从此罪把人与神隔开,死亡也借着罪进入了世界。后来神借着摩西把律法给了以色列,罪也趁机得逞了。有了律法,人就被定了死罪,因为没有任何人能守得住律法。那原本好的东西,却把人审判了,因此没有人能借着持守律法而得称义。(这一点值得强调,因为后来的法利赛人自己创造出一大套律法,要人遵守它。)

来,圣子亲自来到世间,把人从死亡(即律法)之下救赎出来。耶稣上那十字架不是要废除律法,反倒是成就律法,因为律法把我们指向一个救赎者。从此以后,神向人启示了从造天地之初至今所隐藏的奥秘 — 就是耶稣基督。叫凡信他的人得永生。说到这里,如果我们误以为神的旨意只是为了救赎我们,那是不完整的。让我们回顾一下神初造人的目的。起初神造人乃是希望人能与神共享那圣爱。你能看见吗?神救赎人乃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与人共享那圣爱。

神到底究竟要如何与人共享那圣爱呢?答案就在十字架。当我们信了主,神就赦免我们的罪(包括原罪),我们也就立刻成为以基督为头,主内的肢体。这个耶稣的身体指的就是教会(强调在这里的教会不是指现代的教堂),也可称呼她为基督的新娘。当那日到时,新娘与基督就会和神连结在一起,分享那在圣父,圣子和圣灵之间的圣爱。基督也会把他从父得来的一切交还给父,好叫神在万物之上,为万物之主。

从十字架到那一日,显然有个时空。在那等待的时空里,神要他的教会彰显基督做为对世界的见证。创造,律法,十字架乃是过去的故事,那日又是将来的故事,但凡是相信耶稣基督的人,这故事就变成我们自己的故事了。而现在,就在这二十一世纪,这故事还在继续,直到那日到来。愿荣耀都归那至善至美的神。

就是圣经里所启示的故事了。在这里,我想把你的注意力转向那等待的时空里。凡是爱主的人,都必须了解起初教会是如何形成与运作的。而在这等待的时空里的故事,就记载在使徒行传里。话说,当耶稣升天后,十二使徒就与其他的门徒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当圣灵来到时,基督 — 教会的头,就以圣灵为在场大约一百二十个犹太人洗礼,他们就成为基督的身体。第一个教会也就形成了。

下的我就不说了,你可以自己重新读过那故事一遍。但我要郑重提醒您,仔细观察使徒行传里使徒是如何地建立教会(不是教堂),绝对是重要的一步,因为神对于教会的计划就明明白白地记录在那里。耶稣是为我们的救恩而来吗?前几段已说过了,这答案是对的,但不完全。神救赎我们乃是为要和我们共享那圣爱,但在等待那日子时,神意愿教会彰显基督,做为对世界的见证。说到这里,你应该就能明白仔细研读使徒是如何地建立教会的重要性。

说回来,现代的教堂之所以这么强调救恩(论),以至忽略了教会(论),乃是受西方个人主义所影响。这一点,你不难在一些熟悉的词语里找着,像是接受耶稣为“个人”的救主。就在我们强调救恩的同时,我们采取了只要人得救就好的态度。甚至现代的教堂不排除在“教会”的节目上做些调整,以迎合人的胃口,无非是希望人能得救。他们的出发点也许是好的,但他们却没想到以人的智慧来管理教会反让福音大打折扣。他们一方面总是热衷于传福音,另一方面却不明白为什么老是这么少人愿意出来侍奉。问题出在于他们的系统。神的教会终究要用神的方式来管理。

着使徒的死亡,新约教会的光也逐渐暗淡,这时天主教就兴起了。说到天主教,任何一个基督徒不难看出它整个系统的腐败性,像是把一个人高举了。但,我们似乎做梦也没想到自改宗以来,我们仍旧没跳出那法利赛人的一大套律法与系统。我们充其量只把一些名词给改了,就像从教皇改为牧师,天主教改为基督教等等。名字虽变了,但本质仍旧不变。不,我没忘了改宗运动的贡献,至少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了圣经。但自马丁路得以来,改宗并不完全。套句倪柝声写的话,这并不是说马丁路得他们当时做得不好,只是不够。

可别惊讶现代的教堂里所拥的传统,几乎都是有限的人所想来的,都不是从圣经得来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只有一个,我们忽略了神是如何(如使徒行传里记载般)地建立教会。天大的罪,我们在建立教会时竟忽略了神的话语,以至人用自己的智慧来建立神的教会。但感谢上帝的恩典是如此的丰盛,尽管我们在这方面失败了,神依然祝福着现代的教堂。所以我们不难看到依然有人得救,依然有人来到基督面前。但试问这跟初期教会比起来时又如何呢?在第一世纪时,许多外邦信徒都没有新约(别忘了那时新约都还没写),旧约有几本古卷就已不错了。在那种情况下,保罗又是如何在几个月的短时间内建立教会(别忘了等保罗第二次探访他们时已是几年后的长时间了),以致这些教会得以发挥作为光和盐的作用?亏我们还夸口我们这个时代有最多有关基督信仰的资料。

柝声写说,历史是圣灵的流水。今日,神依旧寻求人回到他的话语去,只问我们愿不愿意凭着信心,顺服于圣灵的流水?如果你清楚知道神对于教会的旨意,却蒙神呼招在教堂侍奉,我一点也不反对。一切愿有圣灵掌权,一路引领。不过,当你清楚知道神对于教会的旨意后,想要待在现代教堂里侍奉不免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毕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皮袋就裂开,酒漏出来,连皮袋也坏了。惟独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两样就都保全了。[马太9:17]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