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hoto
"But in your hearts set apart Christ as Lord. Always be prepared to give an answer to everyone who asks you to give the reason for the hope that you have. But do this with gentleness and respect, keeping a clear conscience, so that those who speak maliciously against your good behavior in Christ may be ashamed of their slander." ~ 1 Peter 3:15-16

主仆袁相忱先生行述

中国家庭教会运动的发起者和领袖之一、北京家庭教会最有影响力的带领人和牧者、主仆袁相忱先生于2005年8月16日下午4点20分蒙主天召,因病于北京市友谊医院离世。享年92岁。 离开时平静安祥,在主怀中安息睡去。

袁相忱先生于1914年6月6日生于安徽省蚌埠市, 原籍广东东莞。 他在北京基督教青年会就读了小学、初中和一年的高中。

袁相忱先生是中国旧式家庭中的第一代基督徒。 他从17岁时开始慕道。 在他18岁时,1932年12月29日夜晚被圣灵所感,流泪悔改归主。开始参加王明道先生家的聚会。 1933年8月由王明道先生为他施行洗礼。1933年秋天在山东灵恩会的牧师武熙考主持的一次聚会上被圣灵倾注,从此决志要一生单单依靠圣灵的大能委身于神,作得胜的基督徒,为耶稣基督作见证。

1934年20岁时,袁相忱先生被神呼召决志服事神,作主工。 他放弃了高中的学习,决心到神学院装备。 由于他当时还不到神学院招生的22岁年龄标准,就在远东神学院在北京开办的远东圣书学院以旁听生身份学习,不要毕业证书。在家庭父母的极力反对下,他靠主战胜各样困难,学完了全部三年半的圣经与神学课程。1938年7月22日袁相忱与梁惠珍结婚,从此开始了他们长达67年的婚姻生活。 他们共养育六个子女, 三个儿子、三个女儿。

从1940年夏天开始, 袁相忱先生辞去了在远东神学院收入既稳定又丰厚的翻译职位,委身于河北、山东农村的传道事工,直至1945年6月。 在此期间,袁相忱和梁惠珍夫妇带着孩子经历了贫穷困苦、饥饿劳顿以及日本侵华战争时期在华北统治扫荡等各样战乱中的困难艰险甚至生命危险。 他在河北山东农村的服事一直持续到1945年夏天,五年中过着没有固定收入的艰苦的传道生活,生活主要靠梁惠珍在农村教小学生的工作维持,其间只回过一次北京。

1946年3月,袁相忱先生在白塔寺附近的阜成门160号开设了福音堂。 到1949年建国时,福音堂已经有了两百多信徒。 王明道先生也曾每月一次到福音堂讲道。 袁先生的福音堂是当时北京少数完全实现了自治、自养、自传的、独立的、中国本色化教会之一。 福音堂的聚会一直开办到1958年4月。

建国后,袁相忱先生和王明道以及北京其他一些教会的带领人,拒绝加入三自爱国运动组织,因为他认为:第一、在他家的教会早在建国前就已经实现三自了; 第二、基督是教会的唯一的头,教会是童贞女,不应该与世界联合,因此教会不应隶属于任何政治运动组织; 第三、他不认同三自爱国组织领导人的新派神学观点和宗教政治活动。 袁先生对前来劝说的人声明:“我不是因为个人的脾气才不参加的,我不敢糊弄神,也不愿意糊弄人。”

1958年4月19日,袁相忱被捕, 后以反革命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直至1979年12月21日获得假释回到北京家中,他在监狱中度过了21年8个月的劳动改造生活。 1989年10月获得公民权。 在狱中, 他从来没有改变自己的信仰和原则。除四年时间在北京监狱服刑外,其他岁月袁相忱都是在东北黑龙江进行劳动改造。 然而,在18年的黑龙江劳动改造生活中,他蒙神保守, 除了一次轻微的感冒以外,从未得过任何疾病。 他后来带领家庭教会时曾对从外地来看望他的教会肢体们说:“我是监狱大学毕业的。”

袁相忱入狱时,家中留下了六个未成年的子女、年迈的母亲和暂时没有工作的妻子梁惠珍。袁相忱自述当时是报着这次将要殉道的心进了监狱。 这个家庭在丈夫和父亲不在一起的将近二十二年的生活中,在妻子梁惠珍的操持下,坚守信仰,靠主供应,孩子们均长大成人,且被神使用为耶稣基督作了见证。

袁相忱出狱回到北京家中,就开始了他的继续服事。 他曾说,我22年未生病,身强体健地回来,我就知道,神给我的工作还没有作完。

在1989年袁相忱获得完全自由后,他在阜成门内大街白塔寺附近的家中聚会,人数日渐增加,成为北京最早的几个家庭教会之一而且也是其中人数最多的。在他家的家庭教会也是中国家庭教会中真正拥有普世教会情怀的教会,从国外来看望他和教会的弟兄姊妹,凡是认信使徒信经的三位一体真神的信徒,他都接纳,并且给他们讲台,他为他们作翻译。 他反对宗派主义,他强调中国教会不应该走西方宗派教会的路。一位美国牧师因此就说过,这证明了袁先生有“伟大的爱”。然而袁先生始终强调,教会首先是“地方”的,教会与教会的联合是在真理上的合一和在爱里面的联合,而不应着重于组织和人事上的联合。

袁先生曾多次提及:中国是一个有两千多年偶像崇拜传统的国家。 藉此,他提醒中国的基督徒和教会工人必需要认清自己所处的文化处境。

袁相忱的家庭教会观点从来没有改变,他反复多次强调:教堂不等于教会,教会也不等于教堂。 教会生活不等于大教堂里的一套仪式议文等外表的华丽。 他多次宣讲教会是神召出来的一群人,绝对不是机构,不是人的某种组织,更不是人民团体。 他也从未改变他入狱前关于家庭教会是否应该加入三自的声明。

袁相忱先生强调:教会应该以使徒行传中建立教会为榜样,跟着使徒的脚踪走。教会要学习使徒时代初期教会的方式。

袁先生多次在教会中教导,牧师应当是牧人或牧者,而不是一种职业;教会也应该避免以牧师为中心的倾向。教会要看重圣徒交通。到教会来不是为了索取,而是为了给予。要避免将到教会听道当成是主要目的。平信徒皆祭司,每个信徒都有直接事奉神的权利。

袁先生强调基督徒应该追求被圣灵充满,追求属灵的恩赐,从而能够为耶稣基督在这个世界中作见证。

袁先生多次提及基督信徒当走十字架的道路,当过一个舍己背十字架跟随主的人生。

袁先生多次提醒年轻的基督徒,要避免将信仰变成一种理论,变成一种人的学说,使信仰只是固化在人的头脑中,却拒绝活出基督的生命样式,拒绝经历神。

袁先生反对任何“因爱称义”的所谓神学, 他强调耶稣基督来到世间是为了拯救人脱离罪恶。

他强调传福音,他反对基督徒过世俗化的节日,而应抓住节日的时机向自己的亲朋好友传福音。

袁相忱先生最经常引用的经文是撒迦利亚书四章六节:“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 袁相忱先生的一生见证了神的大能和忠心于主交托的仆人必蒙神大能保守这永恒不变的真理,从而使这节经文所教导的就活生生地显明在他的身上,展现在我们基督徒和世人的面前。 也正是这节经文和主仆袁相忱先生的生命给今天的中国教会发出了大声的告诫,而中国教会今天正处于日益物质化、世俗化、享乐化、唯理性化和信仰相对主义的处境中。 这告诫就是要主耶稣基督的教会从世界中分别出来,成为不属于这个世界,但却因神的爱而在世界中见证耶稣基督的教会。 这告诫当永远被耶稣基督的门徒们所牢记。

愿主耶稣基督的仆人袁相忱先生安息,神也必继续眷顾保守他的家人,我们也盼望着与他在主的荣耀中再相见。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