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hoto
"But in your hearts set apart Christ as Lord. Always be prepared to give an answer to everyone who asks you to give the reason for the hope that you have. But do this with gentleness and respect, keeping a clear conscience, so that those who speak maliciously against your good behavior in Christ may be ashamed of their slander." ~ 1 Peter 3:15-16

是我读过最尖酸的文章了。新加坡人啊,你终究只能活在旧框框里么!?

-----------------------------------------------------------------------------

中国人看新加坡人 ● 吴韦材

实前后不到十年,中国人看新加坡人,印象有了很大转变。十年前中国人听到“新加坡”,脸上会有股很感兴趣的表情,跟着会带点羡慕说:“你们人民素质高。”

“素质高”,除了新加坡人爱干净,还包括态度文明,办事有效率,英语了得。

最近几回,火车上遇过些搞外贸的中国人,在他们以为我只是南方人的情况下,就听到好几次对新加坡人“耳目一新”的看法。

其是由上海回北京那次,遇上一个国际会计公司的职员,他对最近领导聘请一家新加坡会计公司来监察数个项目的操作,感到很不以为然。

说,“开始我也以为新加坡公司有多能耐,看下去也不过尔尔,他们样样事情就是按照模式进行,还真不会转弯。而且他们总是嫌这个嫌那个,以为懂英文就是处于一个高角度,其实就那两下子的死学问。英语也不见得真有规范水平。”

一回听到,北京人说的:“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没趣,还是他们只懂得计算和到办公室去上班。他们给人感觉像是啥都没劲,也啥都不懂,既来中国做生意,连湖南河南是两个地方的认识都没有。”

一些中国人眼里,新加坡人好像变了,变得跟他们“久闻大名”的货不对办。但更悲哀是事实上就根本没变过,新加坡人没变,是中国人的眼界不再是十年前的眼界,把新加坡人瞪久了,真相也就越瞪越大白。如今的新加坡人,已不是从前那个亚洲神话里的角色。

怕蛇而畏绳

加坡人,就是个普通的海外华人。他大概听过太多有关在中国做生意的负面信息,常常显得因怕蛇而畏绳,也似乎对样样事情更容易起疑心,因此办事显得拘谨,不够灵活,相处起来,时有别扭。

是一名“应该论”。这个应该这样,那个应该那样。只要原本应该那样的以不应该那样的情况出现,他就阵脚乱了,几乎不懂如何应付,这包括在处理商务,待人接物,甚至平日的社交生活方面,甚至停一部车,去缴一个什么费用等等。他常常都以他自己社会上那种种的“习惯法”来决定他人应该拥有的水平。

没有很好的方向感。在上海北京深圳这些城市还勉强足以应付,但跟他讨论中国的各个省县市场,他就有点茫然,地图在他面前打开他也无法设想距离。地理感不足,会直接影响一个人的胸怀和眼界,但他并不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弱点。

也没有宏观的时代感。他对中国的认识只是“经济起飞后的中国概况”。他不能理解也没有渠道去理解中国人的现时心态。他以为所有的历史只不过是一种过程。他的历史感向来就不强,不看重如何摘取历史中的经验,也不会明白历史对时代的意义。

也许是个很好的员工,但不懂得分析时机。他不大看书报,尤其是中文书报,所以在中国做生意,他看得并不远。

是一个生命很单调的人。只懂得做生意,只想着做生意,也只会做生意,生活视点竟是难以想像的狭窄。他不介意参观文化演出,但从来没想过如何再作深入些欣赏。

上他有兴趣的场面他会站在前面留影纪念,但不愿意进入背景的本质里去看看。他的生活几乎是分了点项来依次进行的,因此他挺没趣,没话题,没劲,上班要召人开会就白纸黑字发开会通告,下班就回家上网。

以为陌生的大城市治安都会有点问题,也许10点钟就乖乖上床睡觉会比较保险。
跟今天接触面不断扩宽、眼界开阔了的中国人,真是太不一样了。

How to break the ice ?

如本身内容不足,冰融化了也不一定有利于印象,冰融了就一滩水。

·作者是旅居北京的本地写作人

0 comments: